那只山兔,她还叫做哪吒,却再也不会套环了
 

我的妈,老福特都开始搞头像框了,最坑的是一段时间内戴上还不能脱,我到底为什么要手贱去点这个佩戴……看起来好蠢哦(.﹒︣︿﹒︣.)


最近有事不能更欧,虽然我还挺喜欢被催更,不过还是给在等的人说一声吧

 

卑微请求大家喂我口安利叭……本来坚定齐花的我,因为过于饥饿,找粮都找到对家去了,然而发现对家大多是小短篇,还没有我家丰富(•̩̩̩̩_•̩̩̩̩)


有没有那种文笔还好,剧情还好,的长篇推荐啊朋友们!齐花花齐都好啊!入坑晚的我,最近正连载的和最近完结的都看过了,想问问最开始圈子热的时候有木有什么被我错过了👀

 

【齐花】无常(5)

本来想接在(4)后面写,但是太长了,还是当新的一章发,(3)改动了一部分,顺便告诉大家一声。我决定要be了,圆不回来,不想看的注意避雷。


正文:


齐衡病好得差不多了,花无谢想起齐申走前交待的话,把齐衡扔到角落里积灰的书都找了出来,一页页耐心地整理干净。

母亲去世后,齐衡自觉没人再宠着自己了,罕见地安静了一个月。往日一提起读书他便心性浮躁,没什么长性,现在花无谢每日找他一同读书习字,齐衡都乖乖的,坐在书房里,心无旁骛,一坐就是一天。花无谢看他一直闷闷不乐,以为他还因母亲的事而低沉,缓不过劲来。

早上齐衡被花无谢叫醒后,朦胧不清中觉得今日的花无谢有些兴奋,他已穿戴好了衣服,脸色红扑...

 

半夜各种听歌。


爱要有百万分的真,百万分的用力,和挥手告别后百万分的决绝,要是缘分注定长不到一生一世,也仍很庆幸互相遇见,相伴的这一程。

虽然这么说,人要洒脱还是太难。


齐花那篇“无常”,大概是没任何he可能了,我脑了个结局,我自己都哭了,大半夜的,可真适合多愁善感。


附歌词:


流水像清得没带半颗沙


  前身被搁在上游风化


  但那天经过那条提坝


  斜阳又返照闪一下


  遇上一朵落花


  相遇就此拥着最爱归家


  生活别过份地童话化


  故事假使短过这五月落霞


  没有需要惊诧


  流水很清楚惜花这个责任


  真的身份不过送运


  这趟旅行若算开心


  亦是无负这一生


  水点蒸发变做白云


  花瓣飘落下游生根


  淡淡交会过各不留下印


流水在山谷下再次分岔


  情感渐化做淡然优雅


  自觉心境已有如明镜


  为何为天降的稀客


  泛过一点浪花


  天下并非只是有这朵花


  不用为故事下文牵挂


  要是彼此都有些既定路程


  学会洒脱好吗


  流水很清楚惜花这个责任


  真的身份不过送运


  这趟旅行若算开心


  亦是无负这一生


  水点蒸发变做白云


  花瓣飘落下游生根


  命运敲定了要这么发生


讲分开可否不再


  用憾事的口吻


  习惯无常才会庆幸


  讲真天涯途上谁是客


  散席时怎么分


  流水很清楚惜花这个责任


  真的身份不过送运


  这趟旅行若算开心


  亦是无负这一生


  水点蒸发变做白云


  花瓣飘落下游生根


  淡淡交会过各不留下印


  但是经历过最温柔共震

 

【齐花】无常(4)

先放这些,后续剧情等之后补上:


平宁下葬后不久,齐申又要上京。妻子走那日向两个孩子说的话,他亦是在门外听着,他这一走又不知归期,家里有平宁身边的管事嬷嬷照看,他倒是不担心,他只担心齐衡,没人管着便不学好,临行前特地交待了花无谢几句,叫他们两个坚决不可放纵声色,让齐衡误了学业前途。

谁知齐申一走,齐衡便接连病了好几日,昏昏沉沉下不来床。夫人才去了,小公子又害了病,齐家上下神经都绷得紧紧的,急忙叫郎中给瞧,好在只是染了风寒,不是大病,齐衡吃了几副药后,病好了大半,大家这才稍微放下心了。

花无谢亦不比齐衡大上几岁,平日里却太过懂事能干了,倒显得像个大人似的。平宁的丧事礼节繁复,他跟着走了一...

 

【齐花】无常(3)

哼哼妈领便当辽:


花无谢从此跟齐衡同寝同住,情谊与旁人不同,平宁看他乖巧懂事,凡事都让护着小齐衡,个性又善良温顺,心中不禁动了些别的念头。谢儿是个坤泽,虽然模样还稚嫩青涩,但往后长大了,必然会是顶好看的,衡儿这样依赖他,不如就将两个孩子凑在一块,日后互相照应着,总比外头那些个家世不清不白,居心又叵测的人强上许多。

齐衡年纪尚小,平宁自知无法苛责他立刻便长大明事理,于是总有意无意地将事情都教给花无谢去做,他日日都被安排得满满当当,总是等小齐衡睡着了才回来,而后轻手轻脚地洗漱睡下。

花无谢见平宁身子虚弱,却一定要亲自下厨给齐衡做点心,再想起自己的娘亲,心里既是羡慕又是酸涩。平宁看他不说话...

 

【齐花】无常(2)

祝我哼哼和花花七夕幸福鸭,本来哼哼妈该领便当的,但是今天不舍得发刀了~


这一趟出门时是两人,回到家变成了三个,齐衡没有年龄相仿的玩伴,这下有了花无谢,他属实很高兴,不管这小泥猴身上多脏,牵着他的手就将人往院里带,刚进了院内,便见里面堆着许多未拾掇停当的货物,下人在宅中奔走,匆忙中还带着几分喜气。

齐衡喜出望外,拔腿就跑,“是父亲回来了?”他跑进书房,果然见父亲的身影在忙忙碌碌。齐衡的父亲在云州开钱庄,生意上的事齐衡不懂,只知道父亲此番是受邀入京会见故友,已走了半年有余了。

齐申转过头来看着自己许久未见的儿子,神色一凛:“你怎么还是冒冒失失的?你母亲没有教你不要在院内跑跳吗?”

齐衡...

 

【齐花】无常(1)

是之前记的童养媳梗,事多得一批,还是忍不住写了,然后发现,几天不写,真的手生( ̄∇ ̄)……现在好像写个东西正三观非常必要,事先声明,虽然写的是童养媳,但是三次元里绝对不可以这样残害女性呀。

古代架空,天生abo设定,年下,ooc,狗血,be,角色死亡预警,慎入


正文:


天还不亮,齐衡便被小厮叫起来,困得直点头,仿若游魂一般哼哼唧唧走到桌前,一屁股坐在他母亲身边。

平宁为他舀了一碗粥,将小菜都向他跟前推了推:“衡儿快吃吧,求神要心诚,咱们今日必不可去晚了。”

“知道了,母亲。”齐衡乖乖接过碗来。今日该是他跟母亲去上香拜佛的日子,自打他记事以来,母亲总是病弱,每月都要有那么两天去...

 

前方被淹时我们在火车上做什么

没什么更新的思路,昨天下雨了,路上差点淹了,想起去年这个时候写的东西,就放上来看看。我发现我真的记性不太好,有的时候哪怕执念很深的东西都会完全不记得了,翻一翻从前写的乱七八糟简直觉得不是自己……


这是创了我人生记录的两天,我在一列绿皮火车上一直待了足足35个小时。我曾经以为我若是再乘长途列车,就会无聊到把自己搞疯掉,事实证明并不会,也并没有想象当中那样无聊,兴许是只有我一个人的缘故。

我在满载上海老头老太太的车厢里,与对铺那个来自北方的“叔叔”萍水相逢。我们最初互相搭话,只是因为穷极无聊,又都被吵得睡不安稳。但我们互相遇见却是这节车厢里最早的(或者说,在这节车厢的旅客当中,我们俩的缘分...

 

【齐花】食言

又是一篇现代paro,没啥剧情瞎摸的一篇,甚至不知道算刀还是算糖,反正写完终于解气了


正文:


寝室里吵闹得不像话,上铺两兄弟联机打着游戏,大骂队友操作似猪头;对床娘娘腔电脑里放着综艺,笑得面膜快要裂掉;花无谢坐在床上蒙着被子,手里晃着一沓资料,是全寝唯一一个在为了期中考复习的人。

周五的晚上,其实他也不是想复习,他只是没事做。叮地一声,手机里进了条消息来,他扭过头去看:

冯豆子:我今天看公众号深扒圈内人,哇,那个不得了啊,一个比一个精彩,这些事随便拿一件出来拍电视剧,肯定都火爆!

花无谢点开屏幕不紧不慢地回了一句。花无谢不喜欢八卦,不过冯豆子是个话痨,不管别人听不听,只要他自...

2019-07-30 21 /
标签: 齐花
1/11
1
 
2
 
3
 
4
 
5
 
© 老板你凉了|Powered by LOFTER